白云深处白云仙

【重发】小文鲤找爹爹(大龙喜当爹)一发完



  小文鲤找爹爹之旅


  片段一

  天外天,玄域,其主尊号晗光天尊!

  玄域中如人界一般四季分明,日月更替。

  “娘亲总是不告诉我,爹爹是谁?没关系,我自己去找。”一个十一二岁外貌的女孩,鹅黄色衣衫,梳在两侧的小小发髻,有婴儿肥的圆脸,明亮灵动的大眼睛。“他们都有爹娘,就我只有娘亲一个人,这不公平!我一定要找到我爹爹!”

  女孩独身避开守卫向通界台走去,“现在娘亲闭关,其他人暂时顾不上我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”

  站在通界台上,掏出从应莲处偷拿的通界玉牌放入。

  “六界,我文鲤来了!”白光闪亮,阵法开启。


  片段二

  布星台

  “今日霜降,尾火虎,就布九星尾宿吧。”润玉拍了拍身边的魇兽,施法布星。

  “嗯?”忽见得天悬星河中有一光点直冲此来,近了!近了!

  !!!

  只见一角似鹿、头似驼、眼似兔、项似蛇、腹似蜃、鳞似鱼、爪似鹰、掌似虎、耳似牛、背生双翼、通体雪白透明的应龙飞来,在接近润玉之时,化为一鹅黄衣衫的女孩。

  “喂!这位仙君,你可知晓这六界之中谁为水系应龙?”清脆悦耳的声音穿来。

  “……”僵住的润玉。

  “喂!仙君!喂!”

  “你为何要找水系应龙?”润玉呆呆的问。

  “我爹爹就是水系应龙,我是来找我爹爹的!”

  “!!!”彻底僵化!找爹爹找爹爹找爹爹……脑内无限循环。

 

  片段三

  我叫润玉,是天界大殿,天帝的庶长子。

  万万没想到,有一天会有一个小女孩说我是她爹爹!

  想我一直以来谨言慎行,谨小慎微,兢兢业业,就怕行差踏错一步。

  没想到一夕之间连孩子都这么大了!

  最重要的是我完全不记得我跟哪个女的有过非礼交往啊!!

  那孩子真身是和我一模一样的白色应龙,就是透明了点。

  真可爱!嘿嘿!

  那孩子叫文鲤。

  小鲤真好,还安慰我说,要是实在想不起来她娘是谁就算了。说,她娘可能把我记忆给抹掉了。

  还有这种操作??厉害了孩她娘!

  父帝还关怀了小鲤两句。

  母神怼了我一顿,然后就被小鲤怼回去了。

  水神知道后说了我几句,就顺势提出解除婚约。

  好吧!因为水神到现在都没有孩子,指不定以后也不会有了,所以父帝答应了。

  也不错,我这样的条件,谁家仙子嫁给我都是委屈了她。

  本就是万年孤独的命理,不是吗?

  ……

  小鲤说的对

  本就是九天应龙,怕什么万年孤独。

  绞尽脑汁安慰我的小鲤真可爱!嘿嘿(^V^)

  小鲤果然还是个孩子,爱吃甜的。

  小小年纪,就自称什么此生唯爱美食美景美人。

  呵,天凉了。该给小鲤多加些功课了^_^

  旭凤涅槃出事,我又差点背锅,幸好他回来的及时。

  小鲤知道后很生气,我劝她放宽心,没必要生气,这种锅多的很,我早就习惯了。

  然后她就更生气了。

  为什么?

  小孩难养啊!

  今天璇玑宫里来了一个天兵,邝露。

  不知道是谁派来的,可能是天后,先观察观察。

  小鲤倒是和邝露相处的很好。

  嗯。盯紧这个臭小子,看他想干嘛!=_=

  好吧,邝露是个女孩子,太巳仙人之女。

  金枝玉叶啊

  那她来璇玑宫到底是干什么来了?

  好奇!

  水神认回了一个女儿,是和花神的。

  旭凤喜欢那位水神之女,努力吧,旭凤,水神可不愿将女儿嫁到天家,更别说母神也不会希望花神之女嫁给自己儿子。

  追妻路漫漫啊,旭凤。

  我才没有幸灾乐祸!

  好吧,有一点。

  不过反正和我没关系!

  和小鲤一起游历凡间了!

  这凡间其他不说,就是这吃食是真不错。

  我收回这句话,这世上怎么会有香菜这种邪物!╭(°A°`)╮

  小鲤怎么会喜欢香菜这种邪物!︶︿︶

  呵,修行之人怎可贪恋口腹之欲,辟谷吧,小鲤!= ̄ω ̄=

 

 



片段四

  文鲤赶到时正好看到荼姚运起法力,一记琉璃净火毫不留情向跪着的润玉打去,情急之下顾不上其他,急忙挡在润玉身前,以身相护。

  “不!小鲤!!”润玉阻止不及,只能看着琉璃净火气势汹汹击向文鲤年幼的身体,悲痛欲绝。

  电光火石间文鲤所在之处白光大放,明亮刺眼,使得众人掩目,后白光渐渐收敛减弱,一女子立于文鲤身前正对荼姚负手而立,长发如黛,白衣飘飘,风华绝代,威仪天成。

  “小鲤!”润玉一把扑向文鲤,将她抱在怀中细细检查,“还好,还好没事。小鲤,你吓死爹爹了!下次绝对不要冲出来!听到没有!!”发现怀中女孩安然无恙,才放下心来,惶恐不安惧怕涌上心头。差一点,自己差点就失去这个孩子了……

  嗯?白衣女子侧头疑惑的瞥了文鲤一眼。

  “呜呜,娘亲~”文鲤见状,指着荼姚对着女子撒娇哭诉道:“那个恶女人几次三番欺负我和爹爹,这次更是要杀了我们,小鲤好害怕!”又悄悄附在润玉耳边开口:“爹爹,你放心,我娘亲她来了,恶女人再也不能欺负你了。”

  “小鲤,……她就是你娘?”润玉看向白衣女子,涩然道。

  “是啊!”文鲤欢快的点头。

  “呵,人来的倒是齐全,正好送你们一家归西,黄泉路上团聚去吧!”荼姚狠厉的说道,同时再招出琉璃净火挥来。

  “小心!”润玉急道,同时放开文鲤,手中聚起灵力,正欲反击之时,就见白衣女子伸出右手挥舞,灵光闪烁间,一道道玄阴冰晶凝聚成刃破空斩去,玄阴冰晶斩到琉璃净火就被焚化为清水落地,但来势汹猛,不间断的玄阴冰晶也逼的荼姚转攻为守,两相僵持。白衣女子见状,不急不缓再抬起左手掐诀,地上融化的清水悄然流动汇聚,右手挥舞更快,玄阴冰晶更加汹猛快速,直逼的荼姚无法分神,脚下微退。

  就是现在!“咔咔!”地上清水突然又凝聚成玄阴冰晶,自荼姚脚下而起,顷刻间,打了荼姚个措手不及,将其整个人冻在玄阴冰晶之中,最后白衣女子双手变幻,一道道玄光打在冰晶上,溶入其中。

  “好!”文鲤欢快叫好,“娘亲,你真棒!那恶女人怎么样了?”

  白衣女子收功转向文鲤,清清冷冷:“死不了,敢对你出手,本尊将她镇压在万年玄阴冰晶中,给她个教训。你可胡闹够了?”

  玄阴冰晶本身作为至阴至寒之物对火系伤害最大,就如同灵火珠于水系,更何况还是万年的玄阴冰晶,若单纯只是玄阴冰晶还好说,荼姚拼个修为折损,强行破封,或许还有救,可白衣女子又将一道道封印法诀打出,力求彻底镇压荼姚,让其慢慢被玄阴冰晶侵蚀殆尽,再无生机!

  “我哪里有胡闹,我是出来找我爹爹的,您看!这不是就叫我找到了嘛!”文鲤不服辩解。

  “……敢问仙子如何称呼?多谢仙子出手相救,润玉感激不尽,救命之恩,定当涌泉相报!”润玉扶着簌离上前询问,其实他更想问文鲤这孩子是怎么回事?他们何时有过一段?怎么他什么都不记得?可最后,他先说出口的是感谢, 毕竟要不是白衣女子,他们今日或许就死在这里了。

  “本尊道号晗光。”白衣女子看向润玉“润玉?夜神应龙?”

  “是啊是啊,六界唯一的水系应龙!娘亲你就不要瞒着我了,他就是我爹爹对吧?”文鲤牵住润玉的手,笑看晗光。“你不告诉我,我自己也能找到!”

  “……”晗光凝眉,“他不是你父亲!”

  “本尊说过,你并无父亲。”

  “你胡说,你撒谎。”文鲤气结,“我真身拟态就是水系应龙,我从小生长在玄域中,幼时从来都没有见过水系应龙,要不是我另一位亲人是水系应龙,我又怎么会拟态成水系应龙?”

  “小鲤,稍安勿躁。”润玉看到文鲤一副快哭的样子,连忙安抚。后看向晗光:“润玉也很好奇小鲤真身是怎么回事?能否请晗光仙解惑。”

  “……”晗光。

  “罢了,你既不信,寻一落脚之处,待本尊从头说来。”晗光拂袖。

 


  片段五

  “小鲤是本尊夜观星象,忽有星光入腹,有感而孕。”

  “本尊乃是光,无形无相。”

  “本尊曾与夜神你有过一面之缘,那日本尊初孕小鲤,化为原形渡过天界,飘至布星台上空时,夜神正在施展灵力布星,夜神灵力阴差阳错入我体内,为我腹中孩儿所吸收。”

  “想必也正因如此,小鲤出生后,本体虽是光,但拟态成应龙。”晗光一番解释后,满堂静逸。

  “呜呜呜呜啊”文鲤哭了起来,“所以说我不是爹爹的女儿。”

  “小鲤!”润玉也顾不上沉默,急忙安慰,“别哭,别哭。就算我不是你亲生父亲,但我也依旧把你当作我的女儿的。还是说,你嫌弃我不是你亲父,不愿认我了。”又有些担心。

  “呜呜才不会呢!你……嗝……你说的,我是你的女儿……嗝……你不会不要我!”

  “当然不会!你永远是我女儿!”

  “你发誓!”

  “好,我发誓,文鲤永远都是我的女儿!”

  “别哭了啊,乖,爹爹会心疼的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好不容易才将这小哭包哄消停了,润玉才看向晗光,正宗的孩她娘。“抱歉,晗光仙。小鲤她……”

  “无妨,小鲤既然愿意认你做她父亲,那是你们的缘分,本尊不计较这些。”


  片段六

  “那天后……?”润玉迟疑道。

  “太微问起来,就说荼姚得罪了本尊,本尊略施惩戒,若有不服,叫他来天外天玄域找本尊!”


  片段七

  据史料记载:天后荼姚因触怒晗光天尊被其镇压封印,天帝太微失德,其长子润玉取而代之,其次子旭凤为救荼姚耗尽灵力转世,荼姚一身修为尽毁,隐居蛇山,百年后寿终正寝,蛇山崩塌。

  天帝润玉为龙鱼族平反,其生母簌离为洞庭君。

  花神之女锦觅继其母位,为新任花神。

  天帝润玉,太上忘情,化天地,见众生,后功德圆满,飞升上清天。其女文鲤继位。

  天帝文鲤,在位期间恪尽职守,兢兢业业,后主动传位于其子,逍遥六界。








【润玉X原创女主】天得一以清

  交谈——与君共勉


  润玉尚且不知以清意欲何为,心下思咐,先随了她出口相邀的说辞,带她游览天界,旁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。遂携着以清随性游走于天界,时不时指着某处介绍一番,以清也兴致勃勃,偶尔遇到好奇之处出言询问一二。一时间,二人相处融洽至极,远远望去,郎才女貌,无比般配。

  “烦请寻一僻静之所,以清有问请教润玉。”不多时,以清失了初来天界的新奇感,想起一开始的目的,对身旁的润玉说道。

  来了!润玉明白这是要进入正题了,应了声好,转身将以清牵引向璇玑宫。毕竟若论僻静,处于天界偏僻之地的璇玑宫自然当仁不让。

  随着以清与润玉前行,路上的仙人、天兵愈发稀少,二人这一路也不再交谈,沉默前行,后停至一处朴素宫殿,寂静无声,素雅至极,无一仙侍,甚至还没有先前游览天界时看到的诸多府宅气派。润玉先行将殿门打开,伸手邀请以清入内,雪白色小鹿状的魇兽闻声而来,先绕着以清转了一圈,像是在评估她,然后回到润玉身边晃晃脑袋,蹭着润玉身体,引得润玉抚摸,待达到目的后又欢快的跑开。

  “此处乃润玉所居璇玑宫,甚是清净,鲜有人来,正好合以清之意。”润玉也不在意魇兽的一番动作,引以清入座,介绍道:“刚才那是我饲养的可食人梦境的魇兽。”

  “不知以清有何事询问于我?尽管说来,润玉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 “好,那恕我放肆。”以清颌首。直言道:“不知润玉可有思慕之人?”

  “自是没有,我自知有婚约在身,又怎会招惹旁人?”润玉正色道。

  “知好色而慕少艾,不知润玉喜欢怎样的道侣?”以清又问。

  “怎样都好,愿得一心人,相伴永不离。”润玉答道。

  “不知润玉闲暇时做何消遣?”

  “多为看书,修炼,偶尔对奕几局,或烹茶或闲游。”

  “不知润玉有何心愿?可想飞龙在天?”

  “以清慎言!润玉别无所求,能与长夜为伴,做个逍遥快活的散仙,寄情于天地,自由自在,就很好了。”

  “哦?如此也好。”以清听罢,接着说道:“我亦无喜欢之人。”

  “我对未来道侣也没什么要求。都说至亲至疏夫妻,不求携手同行,但求不相看两厌。”

  “我平日里多为修行悟道,喜好奇书杂文。”

  “此生逍遥自在,求道不倦。”

  又道:“我从不曾考虑找个道侣,但如今你我既然已定下婚约,就要试着相处,先了解一点总是好的。”

  最后问道:“不知润玉可有什么要问的?”

  润玉摇头:“我并没有什么想问的,来日方长,日久见人心。不过——”顿了顿,心下生了些忐忑:“润玉清寒,一世与长夜为伴,无尊位,少亲友。倾其所有,不过几只小兽,一宅陋室……又自小丑陋……以清你嫁于我为妻必会受些委屈,如此,以清可会嫌弃?”

  “呵~”以清闻言却是一笑,“你清寒无妨,有我在呢,至于尊位亲友?我不过一介散仙,除了爹娘也没有别的亲朋好友。至于旁的,不过身外之物,何须在意。而丑陋之说,更是无稽之谈!明明形相清癯,风姿隽爽,萧疏轩举,湛然若神,可称一句秋水为神玉为骨,又何必如此贬低自己?”

  “咳!以清谬赞了。”润玉听完以清这番夸奖,低头咳了一声,掩饰自己的羞涩,却不知通红的耳朵暴露了自己。

  “我不过是实话实说,是润玉你太过自谦。”以清愉悦的看着眼前人羞涩的样子,愈发想要逗弄他,看他脸红,不复淡然出尘的样子有趣极了~“你本就这般出色,仪貌堂堂,天资绝佳,修为高深,又温润如玉。怎么还不能叫人称赞几句?嗯?”

  “咳咳!”润玉努力稳住因为被人夸奖而雀跃的心,想回复往常的波澜不惊,但显然收效甚微。

  “以清!”润玉心里又羞又喜,还是第一次有人这般夸赞自己,还觉得自己好看!

  “嗯?”算了,逗弄的太过就不好了,反正来日方长~

  “既然我们已经初步达成共识,那么,且行且看了。我往日闲暇时前来寻你,可好?”以清正色道。

  “润玉并无异议,一切依以清所言即可。”润玉也放下羞怯,回应道。

  “好!就这样说定了。”以清起身告辞道:“今日打扰已久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 “我送你一程。”润玉同样起身,和以清一同离去,往洛湘府而行。



 


  润玉:润玉清寒……

  以清:没关系,我养你啊!




迟来的简介:


  以清:大道茫茫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然,问道路漫漫,不知在下可否有幸邀君同行?

  润玉:得卿此言,荣幸之至。


  ——知君仙骨无寒暑,千载相逢犹旦暮。


【润玉X原创女主】天得一以清



  婚约——陌上人如玉



  天界,九霄云殿,云雾缭绕,明霞灿烂。

  以清跟随水神进殿之时,太微早已坐在高台御座上等候。

  水神拱手之后,以清也学着对太微一拱手道:“以清见过天帝陛下。”

  上方的太微笑道:“不必多礼。”细观之下,惊奇道:“一身好修为啊,丝毫不逊色于旭凤,才三千多岁就有这般修为,真不愧是你的女儿啊!”

  “洛霖,你这女儿出色啊,不过——”太微哈哈一笑:“到底是便宜了我儿子啊!”

  洛霖听闻此言,脸色一黑:“陛下,婚约之事——”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太微堵了回去。

  “婚约咱们早定下,如今自然也该履行了,总不能言而无信,都是做父亲的人了,要给孩子树立个榜样嘛,你说是吧?”太微神色难测,为了拉拢水族风族,或者说水神风神,他一定会让这婚约成立。

  洛霖到底不愿自己女儿和天家扯上关系,不愿以清就这样毫无选择的和别人绑在一起,于是也不接太微的话。

  “爹爹~陛下说的也有道理。”以清见气氛僵住,忙插话道:“陛下,我这里好说,不过就是不知道夜神他是怎么想的?我白让他等了这么多年,不知道他还愿不愿意啊?”

  “哈哈,以清你放心,他自然是愿意的!”听到以清的话,太微神色缓和了下来,毋庸置疑的说道:“以后,万一他要是敢对你不好,尽管来找本座,本座给你撑腰。”

  以清听罢,不再言语。这天帝铁了心要定下这门亲事,甚至不同于唤爹爹来意思意思地商议,而是直接替那夜神拿了主意,像是……像是卖了那个儿子一样。这让以清起了好奇心,要是她硬要夜神入赘才肯答应这门亲事,天帝又是否会将那夜神绑了送来。

  而就在此时,婚约的另一位,应龙大殿,夜神润玉刚好冉冉而来。

  身形偏瘦,相貌俊逸,一袭白衣胜雪,给人如沐春风的温润感。

  “润玉参见父帝!”声音清冽软糯,听之十分舒坦。

  “正说着呢,他就刚好来了。”太微唤道:“润玉,还不快见过水神还有你未婚妻。”

  “润玉见过水神仙上,见过仙子。”润玉听罢,转身对水神施礼,后看向以清。

  “润玉仙不必多礼,我名以清,你直接唤我以清就好。”以清回道。鉴于她对这夜神润玉的第一映像还很满意,先前也考虑过试着和自己未婚夫相处,所以现在十分轻松。

  润玉一愣,微微一笑道:“好,那以清也直接唤我润玉就好。”

  “哈哈,看来这两个小儿女相处的不错嘛。”太微满意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今日就将婚书一签,好让人选吉日完婚。”

  “陛下,不必那么着急,我方才三千多岁,还小的很呢!再说我也才和夜神见一面,还没相处过呢!”却是以清出言道。

  “小女说的有理,陛下,臣也不想小女这么快就出嫁。”洛霖黑着的脸,直听到以清的话才放晴。

  “嗯。润玉,你怎么看?”太微问道。

  “一切全凭父帝和水神仙上做主。”润玉拱手答道。

  “那这样,先把婚书一签,然后你们两个小儿女多相处相处,培养培养感情,什么时候愿意完婚了,就来告诉本座,本座替你们操办。如何?”太微沉吟道:“不过也别让本座等太久了,知道吗?润玉!”

  “好啊,多谢陛下!”以清状似开心道。她现在真有些心疼这夜神润玉了,啧啧,瞧瞧天帝最后那句敲打,不就是要润玉想办法尽快完婚嘛!

  “如此也好。”洛霖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。

  “儿臣知道了。”润玉心下苦笑,他自然也是明白太微的意思的。

  太微又让仙侍将婚书拿来,让以清当场签下。

  一番折腾下来,以清出了九霄云殿之后,简直整个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 不过,还没完。

  “润玉等一下。”以清叫住正欲告辞的润玉,说道:“我初来天界,不知道你能不能带我四处走走,熟悉一下。”

  “当然没问题。”润玉答道。

  “咳咳!”水神咳嗽一声,“以清,你想逛天界,不如爹爹陪你逛?!”

  “爹爹,你别闹,我是有事要和润玉说。你先回家,我一会儿就回去。”以清道。

  “润玉,我们走吧!”以清向润玉走去,催促道。

  “水神仙上再见。”润玉向水神施礼告辞后,施施然带着以清离开。

  两人并肩远去。

  只留下水神黑着张脸一人回了洛湘府。

 


 

  最初萌润玉不是萌颜值,而是萌的声音,看剧照和图片时不戳我,后来看剧时,大龙一开口说话的瞬间就萌了,再后来随着剧情的发展,彻底成死忠粉了。

  对润玉声音的第一映像就是清冽而软糯。


【润玉X原创女主】天得一以清

  父母——呼儿问苦辛

 

  以清再睁开眼时,就见自己身处于一仙府中,身前还围着二位神色激动的仙人,只听那儒雅男仙和那绝美女仙一起唤道:“孩儿!”

  “我名叫以清,天得一以清的以清。请问这里是哪里?你们二位是?”以清疑惑道。不知为何,以清感觉自己面前二人都很亲切,很和善。

  “好孩子,你终于回来了。我们是你的父母啊!”水神强压的激动答道。“这里是洛湘府,你的家!”

  “……以清,我的孩子!娘终于见到你了!”风神却再是控制不住,上前一把抱住以清,紧紧地抱着,眼泪落下。“三千多年了!娘日日盼夜夜盼,终于等到你了!”

  “……你……是我娘?”以清看着抱着自己哭泣的女仙,迟疑的伸手,虚搭在她身上。又看向同样眼含热泪的男仙,“……你是……我爹?”我……也有爹娘?

  “……以清。”水神点点头,上前将风神和以清一起抱在怀里,“……回来就好!回来就好。”

  以清也受到水神风神情绪感染,同样紧紧地回抱着水神风神,三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。片刻后,水神最先收敛情绪,放开风神和以清,还将风神也拉开。

  “好了,临秀,先松开吧。以清刚回来,我们先带以清熟悉一下家里,以清刚出生就不见了,现在我们也该让以清了解一下。”水神一手拉着风神,一手拉着以清,引二人坐下,率先问道:“以清,这些年你在哪儿?过的怎么样?是怎么回来的?”后又不等以清回答,接着往下说:“我是水神洛霖,你娘是风神临秀,当年我们婚后不久,就有了你,你娘生你之时天降雷劫,雷劫过后,你就消失不见,后来我和你娘问了我们师尊,她告诉我们你在异世,我们和你终能相聚。”

  “……爹……娘。你们别担心,我好的很。我未化形时有幸遇见鸿钧老祖,承蒙老祖厚爱点化于我,一直在老祖座下修行,先前也是老祖告知我要回来了。”面对水神风神满腔的慈爱,以清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 “那就好,过的好就行,”风神打量着以清,心疼道:“看你这孩子瘦的,娘定要好好给你补补。”

  这一天,水神风神都围着以清不停的关怀,带以清熟悉洛湘府,向她介绍,直到天悬星河,方才放以清回房休息。

  “师兄,以清这孩子还是有些不自在,那么的拘谨,总是小心翼翼的。”风神回顾着以清这一天的表现,心疼的对水神说。

  “慢慢来,到底是第一次见面,以后日子还长着呢,熟悉了就好了。”水神安抚道。

  “是啊!”道理风神都明白,可是看见自家孩子那么小心的对待自己,心里总是心疼的。

  而另一边的以清也没像往常一样入定,她仍处于不知所措却又十分欣喜中。我有爹娘了!他们还那么的好!以清愈发期待以后的日子。

  之后,水神风神和以清一直都在相互熟悉,相互磨合中。

  水神温和儒雅,博学多才,和善仁德,于诸道都颇为了解。

  风神温柔可亲,外柔内刚,就是这厨艺世间少有,味道十分独特,令人终生难忘,以前还偏爱为水神下厨,最近有了以清之后更是加倍的下厨,誓要将以清养胖,每每看着风神端着吃食期待的看着你时,当真是不知是祸是福了。

  而以清早已经习惯一个人,一天中不是修炼就是看书,或者与水神一起论道,日子过的甚是无趣。

  所以风神每每都想拉着以清到处折腾一番,直闹的洛湘府里面目全非,而水神则袖手旁观,有时出手给她们母女二人主要是风神收拾一下烂摊子。而风神更是常常感慨,别人家都是求着孩子别闹腾,就自家是反过来的,是当父母的盼着以清能闹腾一点。

 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下去,岁月静好,时光荏苒。

  可平静总是容易打破,随着水神风神长女回归的,还有那一纸立下上神之誓的婚约。

  这日,天帝太微召见水神,商议婚约。

  也就是那日,以清才得知自己原来还有个未婚夫。面对自家爹爹的态度:“你要是看不上夜神,不想要这婚约,就告诉我,爹爹给你去退婚。”哭笑不得。

  上神之誓事关重大,哪能说退就退。到头来还得以清反过来劝说水神,不要妄为:“爹爹,你不要胡闹,上神之誓岂是可轻易违反的,也不要担心我,我先试着和夜神相处一下,要是可以自然最好,哪怕不行,我也有别的方法。”说到底不过是一纸婚约,到时候实在不行的话,另一半死了,这婚约自然也就作废了。以清双眼一眯,想道。

  水神只当以清在安慰他,心下想着要是以清看上夜神便罢了,要是不喜欢,他不管怎么样都要退了婚约!

  天帝召见,怎么招都要去一趟。水神带着以清前往天界。






  大龙下章上线,不容易啊!

  是的,女主一开始想的就是不行就宰了大龙。

  当然,日后谁要让大龙有一点不痛快,女主就能让他一辈子不痛快!

  这是一篇宠玉文!!


其实一开始想文的时候没想写成水神风神之女的,只是在想女主真身时,因为天太冷了,我们这边这几天一直刮风,超冷的,刺骨的冷,所以才设定女主的寒风。后来一想,都冷风了,那干脆就是风神她女儿好了。然后女主的身世背景就出来了。嘿嘿😁


【润玉X原创女主】天得一以清

  缘尽——往来处去


  时如逝水,转瞬即逝。转眼之间三千多年已过,昔日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童,如今已是亭亭玉立,银白色的道袍上细密的绣着诸天星辰,动作间仿若闪耀着各色光辉,漆黑长发垂落身后,于发尾微卷,仅以竹枝挽之。目光平静而深邃,精致的容颜不曾著粉黛,亦美的倾世。

  以清缓缓向主殿而去。今日是鸿钧出关的日子,她应当前去拜见。

  一见鸿钧,就被告知了这样一条消息。

  “你是时候离开紫霄宫了。”不急不缓,仿佛是说你该吃饭喝水一样简单。

  可对以清来说,却似晴天霹雳,将她震在当场。

  “为何?是以清做错了什么吗?为什么要我离开?老祖?”以清急急追问,神色慌乱。

  “你没有做错了什么,只是你该离开了。”鸿钧道。

  “老道曾说过,你是异世之物,机缘巧合来此,老道观你与我有缘,方才渡之。”

  “如今缘尽,想来不日,你就会回到你自己的世界。”

  “原来如此。”以清这才明白,又观鸿钧言行,便知自己再没回旋的余地。心下茫然无措,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紫霄宫,如今却是要永远的离开了。

  先前只是于观尘镜旁观他人悲欢离合,如今她自己也要离开紫霄宫,入世摸索了。

  以清强定下心神,开始如往常般收拾起紫霄宫。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最多就是换个香,只是往常随手就好的事情,今日却是亲自走到各个香炉前,亲手换上。眼睛不错的看着这紫霄宫的每一处,将它们牢牢记在心里。

  而后又回到鸿钧道人身前,跪下。

  一拜: “以清多谢老祖点化赐名之恩!”

  再拜:“以清多谢老祖教导之恩!”

  三拜:“以清今日拜别,恐后会无期,万望老祖珍重!”

  如此,三拜九叩后,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 “去收拾一番吧,免得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。”鸿钧道人看着伏地不起的以清平静地说道。他虚度光阴亿万载,早已心若止水,不会为外物所动。

  “……是!”以清起身离去,再不敢回头。

  鸿钧道人果然算的极准,以清前脚将老祖这些年所赠的东西都收拾好,后脚就感觉到了一股吸力,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
  洛湘府

  自三千多年前从斗姆元君处回来后,水神风神先是养了百年的伤,后来避世修行,时常会想念当日不见了的那个孩子,他们连他或她是男是女?真身是什么都不知道?不知道他(她)身在何处?过的怎么样?时常惦记,却无能为力,只能静静的等着盼着那孩子回来。

  这日,水神风神齐聚一堂,商量着水族风族事宜,又说起了家长里短,说着说着,说到了那个孩子,气氛又沉寂了下去。

  水神正欲打起精神来,重新说些什么,就感到屋中温度下降,凝起冰霜,忽然有寒风呼啸,他连忙和风神站在一起,警惕着静观其变。片刻后,凛冽刺骨的寒风化为一位少女,落了下来。银白色绣星辰的道袍,漆黑长发及腰于发尾微卷,双眼紧闭,容颜精致,却是有几分像风神水神。

  看着这少女,风神水神对视一眼,都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。

  “本体为寒风。”

  “看着她颇为亲切。”

  “长相有几分似你我。”

  “想必,”

  “她就是——”

  “她就是——”

  “我们的孩子!”风水二神同时惊喜道。

 


 


【润玉X原创女主】天得一以清

  长成——有女初长成


  以清初有灵智,什么都不懂,连字都不识,鸿钧就直接将基本常识一股脑塞入以清脑子里,导致以清身体陷入沉睡,灵魂梳理脑海中的知识。

  以清醒来后,鸿钧直接将以清带到藏书阁,让她自己看自己挑。多亏了鸿钧塞入的常识,才让以清磕磕绊绊的挑了一本她可以修炼的功法,踏入修行之道。

  以清是鸿钧的道童,理应侍奉于鸿钧身前,可鸿钧多数时候都在悟道,不需要旁人打扰,所以以清只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修炼上,又因为鸿钧的影响,以清不光修炼术法,也求悟道。

  后来鸿钧查看之时,才发现以清误打误撞悟了寂灭道。不过他也没说什么,只是让以清没事多看看书。

  得鸿钧此言后,以清就先放下修炼,将藏书阁里,她可以打开的书都看了一遍。才明白什么都不懂就贸然悟道有多危险,幸好她足够幸运。

  鸿钧在以清的修行之路上,多抱着让她自己看、自己悟、自己试的对待方式,这也使以清修炼之时特别小心谨慎。可就算再小心,有时也会不甚弄错,弄伤自己,幸好,紫霄宫的灵药都是一等一的好,方才没有留下暗伤。

  鸿钧有时兴致来了,也会对以清讲道。以清都一字不差的记在心里,不敢忘却,因为有些就算当时不能理解,可修道路上总会明悟。

  以清修成仙身之时,天降九九雷劫,第一道雷劈下却连紫霄宫的结界都没破坏。但也惊动了鸿钧,鸿钧将以清送至紫霄宫外渡劫,因为天雷淬体炼魂。

  后来以清养了近百年的伤,伤好后,修为大进。

  以清先是在紫霄宫独处修炼看书休息,后是悟了寂灭道,性情淡漠沉寂,却不曾出过紫霄宫,从不曾见识尘世。

  后来鸿钧让以清入观尘镜历练旁观。人鬼妖魔仙佛神,各种各样的世事。

  初时,以清总是容易被其中的悲欢离合感染,或伤其所伤,恨其所恨,喜其所喜。或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后来看的多了,便懂了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种什么因得什么果,懂了冷眼旁观世事变迁,懂了天数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

  镜中不知岁月,不知过了多久,当她不会再被镜中尘世所影响之后,就可以出了观尘镜。


【润玉X原创女主】天得一以清


  

  有缘——渡寒风为以清


    水神风神大婚后不久,风神有孕,本应该是一件喜事,可,两位当事人都颇不自在。风神心知水神心中只有花神,对自己只当是妹妹,而她自己也只当水神是哥哥。不曾想他们大婚当日因醉酒同房,事后还曾懊悔喝酒误事。如今却是有孕在身,不都说仙人子嗣艰难吗?他们不过一夜,怎么就有了,唉!

  罢了,即来之则安之。风水二神商议一番后,想着以后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这孩子出生了他们也好好疼爱就是了。如此,风神安心养胎,水神在旁小心照料。

  可,世事难料!

  风神生产之时,天降九九雷劫,水神尽力阻挡,好不容易熬过雷劫,就发现风神力竭昏迷,刚出生的孩子不见踪影。这下好了,水神顾不上为自己疗伤,风神顾不上调养身体,确定当日无人靠近,孩子是自己不见的之后,急急忙忙赶往上清天求见恩师,望斗姆元君援手。

  方才从师尊处得知:

  “这孩子本不该存在。”

  “天欲降雷灭之。”

  “洛霖你却又一次逆天而行。”

  “这孩子现下身处异世,方可得一线生机。”

  “亦能如你所愿,天不会再刻意灭之。”

  “你们终有相见团聚之日。”

  “天数有变,望尔等好自为之。”

  水神风神先是惊恐万分,后听到不会灭之,终有相见团聚之时方才放下心来。谢过斗姆元君后,相携回了洛湘府,对外宣称孩子体弱,不易见人,而后避世,专心休养。


  高卧九重云,蒲团了道真。

  天地玄黄外,吾当掌教尊。

  盘古生太极,两仪四象循。

  一道传三友,二教阐截分。

  玄门都领袖,一气化鸿钧。

  紫霄宫,三十三重天之外鸿钧老祖所居之地。千年不开,万年不现。

  自封神一役后,上古诸神皆隐退三界,鸿钧道人也不例外,居于这紫霄宫中冷眼旁观世事变迁,专心悟道。

  这日,鸿钧道人正打坐之际,忽感周遭寒风凛冽。他身形未动,左手翻覆,无形中灵力骤发,将满屋的寒风逼至一团。

  “何人于此放肆?”他睁开眼,环视四周。

  “嗯?”不见其人,唯有寒风一团,凝神细观,不由新奇。

  “其他小世界之物,还是个你那方世界天命里不应该出现的。有趣。”鸿钧道人眨眼间便明了寒风来历。

  “既然能出现于此,也算老道与你有缘,就于老道身前做个小童吧。”袍袖翻滚间,一团生气灵力打入寒风中。

  “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。”

  “今日便,渡寒风为以清。”

  那团寒风翻覆扭曲间化作一小女童,明眸皓齿,精致可人。小女童神色懵懵懂懂,望向眉目清朗秀气,宛若纯真少年的鸿钧道人,甚为孺慕,想是鸿钧道人点化,本能的亲近于他。

  此后,以清便侍奉于鸿钧道人身前,虽无师徒之名,但鸿钧若闲暇时也愿为以清解惑。


【润玉无cp】君看浮世上

《轩辕剑》

  另一边,离开兜率宫的润玉没有马上前往九霄云殿,而是转道去了省经阁。来到省经阁后,润玉直径走进记载山海逸事、上古诸神、神兵利器的区域,翻找起关于十大神器的记载,希望找到些什么有关炼妖壶、昊天塔、崆峒印所在地的蛛丝马迹。

  书中不知岁月。直到仙侍于门外询问:“陛下,今日可还上朝?”

  润玉抬头看屋外天色将明,方惊觉自己找了一天一夜,现下该是上朝的时候了,只好先暂时离去。

  可惜不曾找到任何线索,不过想来也是,若是那么容易找到,也不会从上古到现在都不见踪影了。润玉心知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。现下唯有仰仗老君那边能顺利了。

  朝会时,润玉将先前太上老君所言天地异变告知众仙家,令其多加注意、早些提防,一发现不对立马上报。而后派人传信其他五界至尊一声,让他们也早点注意治下有什么不妥之处。

  润玉心知而今最重要的就是设法找齐十大神器,否则一切都是空谈,可此事偏偏急也没用,只能尽力而为。

  朝会散后,众仙尽数离去。润玉则独自在这金碧辉煌的九霄云殿渡步,细细查看可能藏有轩辕剑之处。

  不多时,润玉将整个九霄云殿搜寻完毕,最后悬浮在正殿上方的壁画前。

  他仰头凝神观看这壁画内容,见其上刻有日月星辰,下刻有山川草木,又刻有上古凡人农耕养畜之景,还刻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为首的大汉手中正持着一把黄金之剑!

  壁画覆盖了整个正殿上空,又以日月星辰、山川草木之景为主,若不是特意去寻,谁又会注意那儿有一把剑。

  找到了!

  润玉先将神识放出,试探着触碰那把剑。神识感知中那儿并无任何不妥,只是寻常壁画。

  不可能!

  润玉紧皱眉头,索性想要将神识穿过那把剑。

  “唔咳!!”

  在他神识要穿过去时,剑身金光闪过,狠狠地向神识碾压去,要不是润玉时刻警惕着,及时将神识收回,恐怕要被剑光搅碎,可就算收回的及时,也被其震伤。

  不过现下润玉没空计较那点伤,他心下欣喜,明白自己没有找错,那就是圣道之剑——轩辕剑!

  可要如何拿到剑,这是个问题。神识无法,润玉把手伸出,抚摸画上的剑身,将手停在剑柄处,以法力探之。

  蓦然间只觉得天昏地暗,恍若神魂离体。急忙守住心神,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金色之中。

  金光闪耀,四周威压突然暴增,好似整个天地都向润玉压来。他急忙运起周身灵力流转,尽力支撑着不倒下。